二维码支付叫停背后:财付通多级代理乱象调查

  二维码支付停止:TenPay多级代理混乱调查

  冷静的暗流下涌动着。中国央行因安全原因暂停二维码一个多月后,事实开始浮出水面。现在监管机构不支持,不讨论(二维码支付)业务的安全性到底如何。财付通负责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他仍然认为,由于这种模式,暂停可能已经触及了他人的利益,但我们会全力配合和执行这一政策。 “21世纪经济报道”从多位业内人士获悉,包括一些第三方,包括财付通,支付宝开展二维码支付,并没有向央行报告。这一信息也得到了中央银行的权威人士的证实。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早在2013年10月,财付通就把深圳威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威孚通)等第三方公司作为合作伙伴,并签署合作协议。通过向合作伙伴开放接口,进一步发展合作伙伴多层次代理商,推进腾讯财付通移动支付产品的业务推广,包括扩大商户,提供技术支持和相关服务;签署了威孚通合作协议代理商表示,威孚已经开发了一款面向商户的手机支付管理平台,通过该平台,商户可以访问财付通,平台包括商户移动支付终端(SPAD),商户移动支付软件(SPAY)商家移动支付管理系统(移动版和移动微信版)均采用TenPay QR码支付模式,商户将消费品或服务信息输入到SPAD移动支付终端硬件和SPAY软件中,并自动生成二维码,消费者扫描QR码获取消费者信息,而不是离线信用卡POSS机通过链接,最后通过银行卡微信支付功能付款。相当于将在线支付扫描到网上支付的传统方法。在这种模式下,财付通绑定发卡银行的银行卡,取代银联中间人的角色,同时也充当收单机构,只是从传统的离线收据变成在线收据。记者发现,核心问题在于嵌入银行的商户手机支付管理平台没有被账户监控,财付通接收机构返还商户资金的平台是从平台上收集的,财务安全存在隐藏的麻烦。这也是央行暂停二维码支付的重要原因。此外,财付通通过多层次代理模式,让代理商同时获利,降低发卡银行的利率分为打破传统的线下信用卡支付率规则,开辟支付与生态的新模式,传统模式的银联,发卡银行,收购方利益受损。 4月28日,“彩虹汽车”专门针对“21世纪经济报道”作出的回应称,QR码支付作为一项创新的支付服务,业内的财付通和第三方支付机构将遵循中央银行的指导和监管要求。目前,财付通已经按部就班有序地停止了涉及的相关业务和合作。福清平台资金安全问题财付通是一家多层次的机构,通过业务发展模式中的商业伙伴发展,Vervettone作为合作伙伴开发移动支付管理业务平台。该平台连接商家,作为收单机构访问财付通账户。相当于一个威孚双方通过威孚通账户将两笔清算(两清系统)全部资金从财付通转入商户账户。这个账户不受银行监督(不是托管账户),随时有挪用资金的风险,有涉嫌违规的情况。付款代理认为是一个财付通的二维码。根据中央银行“银行卡收单管理办法”,收单方应当建立资金清算风险管理制度,不得侵占商户需要结算的资金,建立风险监测系统。收购交易,及时核实采取有效措施打击可疑交易,从事传统收购业务的第三方认为,按照正常流程,资金流向是消费账户 - 银联 - 收单机构 - 商户账户,信息传递是反向的;二维码支付模式,承担了银联和收单机构的双重角色,退回给商家的资金应该是财付通直接进入商户的账户,结算只能通过购买天宝进行威孚没有收据,清关资质。记者从经销商的业务推广资料中了解到,财富为了保护资金,最初计划引入银行托管账户平台,即通过威孚平台账户退回到商户账户的资金将受到监管的银行。伟福通最初让我们找到银行合作,一方面是账户管制,另一方面是作为合作伙伴帮助我们发展业务,银行不想合作。上述代理人表示,威孚最后在民生银行开设了普通收款公司账户,资金全部从该账户收取,没有银行监管或监控,央行表示暂停二维码支付是基于安全考虑,其信息安全性,金融安全性等方面还需要进一步研究。接近央行称二维码支付是一种新的模式,安全性尚未得到认证,有没有测试标准,在传统的支付方式下,银行卡和POSS机在国内外都有一套非常严格的标准,相关设备和技术经过第三方测试,二维码技术不高内容,制作和生成二维码简单的技术门槛很低,所以风险比较大。财付通官方回应称,财付通根据意见中央银行和支付结算协会正积极与监管部门,专业机构,安全机构共同探讨二维码支付标准的制定。二维码支付的关键在于线下业务。创新需要鼓励,但必须有一个安全的地板。第三方付款人认为二维码支付已经超出了监管红线。据“21世纪经济报道”调查显示,在财付通向至少两家Weifutong和Le Brush合作伙伴开通二维码支付界面之后,两家公司开发了相应的商户终端平台。对于记者是否还有其他开放的界面合作伙伴,以及威孚平台是否获得了财付通的批准,财付通拒绝回应;新鲜丹总经理魏福通表示不予置评。在中央银行暂停二维码支付后,财险公司已经向财富管理公司发出了暂停业务宣传的正式函。据知情人士透露,财付通认为这种代理模式参差不齐,内部已经讨论是否收回代理机构的所有问题。剥离多级代理权益分享系统在传统的线下支付模式下,业务拓展一般由银行和第三方支付等收单机构处理。银行本身拥有大量的客户资源,其中大部分由银行客户经理负责开设商户,第三方支付是使用直销或代理模式。记者发现,通过二维码支付方式进行支付业务发展的模式,或分为规则,都打破了传统的标准。原来的离线支付生态是一个破坏性的变化。财付通业务的拓展也是一种代理模式,但不止一层合作伙伴,如潍坊合作伙伴作为代理商来开发,而且是一种多层次的代理模式。我们是区域代理商,央行暂停二维码支付,大部分业务是我们自己的发展,也是几个二级代理商的发展,因为这里面有三家,四家代理商我们都不清楚。说富士富士代理说。上述“办法”规定,收购机构同时提供收购和外购服务的,分别进行管理;收购机构作为收购业务主体的管理责任和承担风险责任不因外包关系转移。收购业务是层层外包,导致代理机构利润摊薄,特别是最后一层微薄的利润,可能会放宽业务资格审查。一位传统的第三方付款人表示,根据国家发改委的价格指导,接收机构通过代理商与商务卡谈话的手续费不能超过一定的限制,各行业的餐饮业差别很小,为1.25代理商透露,这种多级代理机制,通过威孚财付通代理费率为0.65%,之后下降到0.55%,各代理商商家的最终还款率与商家进行商谈,没有利率上限越多,代理商的利润部分越多;代理商在多层次机制下,下一级代理商向上级代理商还在两者之间进行谈判差价是代理商中间利润的上升。开发下级代理商,然后牟取与传销类似的利润,破坏原有的代理机构,从事传统采购订单的上述第三方付款人说,按照上述的利率机制百分之一点五的商户支付的费用,威孚通只能从代理商处获得0.65%或0.55%的费用,不包括威孚支付的费用和财付通费率较低,超过一半的合作伙伴和代理商,中间也支付开证行。在传统的线下支付方式中,发卡银行,银联,收单机构对业务部门的信用卡手续费一般为7:2:1。换句话说,收单机构将收单机构的业务代表从上述占整体份额的20%。财付通二维码付款机制,通过大量的利润分享给合作伙伴和代理商,目的就是迅速扩大业务。据介绍,支付宝,财付通等第三方支付对接卡发卡银行,持卡人通过第三方支付渠道进行快速支付,目前支付宝,财付通以1-3的银行利率,甚至免费。传统的线下信用卡支付方式,发卡银行占70%,商户信用卡利率为1.25%,比率为0.875%,每个行业都有自己的规则,这样(其他人)可以不玩,这是一种代理机制,我觉得很混乱。中央银行完全停工是有道理的。上述从事传统采购订单的第三方付款人说。暂停后遗症:彩财福通的代理人高兴地布置二维码付款,从来没有要央行暂停紧急情况,只留下一位羽毛的代理人。据“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只有财富支付已经开启了财富全面的界面。威孚目前在广东,湖南,湖北,广西,辽宁等六个省区设有独家代理。音乐支付还在许多地区发展了大量的代理商。在一个代理下面有两个代理。上次举行全国代理人大会,共坐了70桌。一位财付通专员表示。财付通一级代理透露,该公司现在已经扩大了11个网点,其中直销网点8个,其中两个代理商三个,员工200多人。根据合同条款,我们目前已经向Wealthon支付了70万美元的款项,包括代理费和购买终端系统设备。再加上办公室租赁,员工工资,目前总投资近4万元。上述一家代理机构负责人说,公司是专门为这个代理业务设立的,现在业务暂停,200多人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中央银行暂停下单后,财付通上线的少数商户的支付功能也被暂停,打开线下商户的代理商陷入两难境地。财付通负责人在回应中表示,合作伙伴的合法权益,财付通十分重视,遵守监管意见和相关法律法规予以保护。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九卅娱乐app|手机版--智能设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