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香港上市现转机?或修改上市规则

  阿里巴巴香港上市是一个转折点?或修改上市规则

  近期马云仍将香港视为阿里巴巴理想的上市地。不过,已经发出正式否决信号的香港突然间突然间出现了一些事情。继投资者保护梦想之后,10月24日晚,香港交易及结算所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李晓以自己的名义,用了4000多字的长篇文章来谈论香港的上市规则。在这篇文章中,李先生又回答了8个问题和8个答案,表示香港资本市场已经站在改革的十字路口,认真考虑修改符合创新型企业申请者的上市规则,并给予创始人一定的特权尽管全文并没有提到阿里巴巴,但是它的意思是,李晓根第一次对马云先前提出的有争议的合伙制度进行了公开评论,说实话,我不明白必要的逻辑关系在这个问题与我们讨论的上市公司的股权治理机制之间,容易解决以前纠结和批评这个特殊制度的公众,并提出只要创新型公司的创始人或创始团队也是持有一定股权的股东,他们可以考虑给予某些特别的权利,而不一定与是否要搭伙有关。李先生强调讨论修订“上市规则”即将到来。否则,香港可能会失去整整一代的创新科技公司。他呼吁市场参与者广泛讨论,抓住香港市场未来规划的大好机会。李小刚对这篇文章有一个清晰的态度,详细的解释,可以说超越了理论的讨论,进入了实质性的假设。而这个,在阿里巴巴曲折的道路上上市,会带来怎样的转折?维持现状,双重还是妥协?首先,李小加充分肯定了创始人对创新型企业的独特价值,创新型企业与传统创新型企业最大的区别在于,成功的关键不在于其资本,资产或政策,而在于创始人的独特性梦想和愿景。苹果,谷歌和Facebook的成功源于创始人的无限创意,而创新型公司也有一个重要的共同点。创始人几乎没有钱开始自己的事业。他们必须从天使投资者,风险投资家,私人股本基金等筹集资金,使他们的资产不断被稀释。一旦公司上市,股权将进一步下滑,掌舵人的地位将会受到威胁,甚至可能被轻易地驱逐出董事会。李晓佳认为,在良好的制度设计,鼓励创新,保护公众利益的情况下投资者并不是不可调和的,系统设计的关键在于创始人的控制必须与市场的制衡和纠错机制相匹配,以减少创始人对公司及其他股东造成的损失错误的决定和权力滥用,所谓的水可以抬船,也可以翻船,这样的制衡和纠错机制是必不可少的,市场更多的制衡和纠错机制给了创始人更多的控制权,反之亦然,香港可以选择维持现状,虽然容易抓住道德制高点,但也意味着它主动放弃了大量的创新导致经济走向失去核心竞争力的企业。对于李先生来说,现在香港正处于十字路口,一方面保持现状,另一方面是引入双重所有制结构,这也是充满了其他的可能性。两端之间最根本的争议是是否让大多数创始人有权提名董事。一种选择是允许创始人或小组有权提名少数董事(例如,七个席位中的三个,九个席位中的四个等),并对高级管理人员的任命有一定的影响;这要求监管机构设计了精妙的制度安排,不仅确保了创始人及其团队的稳定性,而且也没有实质性地影响股东相同权利的基本原则(特别是首席执行官的任命) 。或者,创始人或团队可以提名董事会的大多数,但股东大会可以推翻创始人的提名。另外,所有相同名称的股份拥有相同的权利。李晓佳建议,这个提名制度必须有额外的纠错能力和有效期限。如果创始人的提名是由股东多次提名的,他们可能仍然有实际的股份分享权,如果提名权在股东大会上永久消失1-2次,那么创始人就拿认真,庄严地提名股东提名,其他股东和创始人之间存在根本利益冲突的,其他股东可以以一,两项否决方式撤回特权,这样可以大大减少滥用制度引发的争议李晓根说,还是可以上诉马的,找到解决方案?合作方争议马云提出对公司的控制,要坚持和继承阿里巴巴合作伙伴的文化,但李认为,这不符合公司治理机制上市公司,合伙人由合伙人签订的合同确定,合伙人达成的合同a因此反映了合作伙伴公司继承的价值;在公司股东按照投资比例的情况下,股东之间的关系受标准合同约束,股东通过自由交易进出市场。前者是人治,后者是法治。李小佳认为,作为一名监事批准上市申请,只关心股东,董事和管理层之间的三权分立,是否与合伙人无关。说白了,合伙人是管理层的内部协议,但上市公司只能采用股权型的公司治理机制,二者不能与同股权相冲突。如果要修改“上市规则”,则适用范围仅限于符合创新型公司的要求。他补充说,如果市场同意赋予某些创新型公司创始股东的一些特殊权利,那么有限的权利必须是创始人或创始团队。创始人必须是股东,持有一定的股权,因为这种讨论是基于股东的权利,保证了创始人和股东利益的整体和长期的一致性。一旦创始人或创始团队的股份下降到一定水平,A系统的例外也应该自动到期。公平地说,如果合伙人符合上市条件,例如作为创始人或创新公司的团队,以及持有某些股份的股东,根据申请人是否采用合作伙伴制度,则可以考虑合作伙伴。另一个关键问题是如何定义创新公司?谁定义?对此,李小佳没有给出解决办法。如果大部分市场参与者都同意修改“上市规则”,那么稍作改动可能只会要求监管机构行使其酌情权;然而,拥有股权制度的特权很可能需要彻底的市场咨询甚至立法程序。问题是这个过程是几个月和一年的短期。马云耐心等待香港市场的转机,是否足够呢?正如李小加所说,他不在乎失去一两家上市公司。香港真正需要的是整个上市计划的改革。当香港选择支持开放,创新,问责和长远发展的文化的时候,更多的阿里巴巴会涌向它。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九卅娱乐app|手机版--智能设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