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封杀网络用语 切忌杀鸡取卵

  禁止言语避免杀鸡蛋

  近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出通知,要求各类广播电视节目和广告严格按照规范性文字使用国家语言文字,短语,成语和标准,而不应随意改变文本,结构或歪曲的内涵,不得擅自将任何习语插入到网络语言或外语脚本中,不得使用或引入根据网络语言,模仿成语的形式的话,如十招拒绝,人不拆等。网络语言不是在春晚,不是在广播电视上,规定了一些网民直接打电话的权利是任性的,然后引起争议。互联网语言禁止广播电视,是要净化语言,抑或是压制创新,难以置信。值得注意的是,互联网的语言正在飞速发展,并且会带来很多负面影响,尤其是中小学生。网络词汇的随意性和娱乐性扰乱了中国人的纯洁性,使学生的语言基础薄弱。一些中小学教师抱怨说这里只讲了正确的名词,在广告中被网络和非标准的表达所摧毁,使得学生的作文“难以捉摸”,同音的词语,造词,不同的人物也使成人受害者的标准用法被遗忘在角落,但是,所有的在线语言都要封锁所有人的话语,过于武断,而且没有杀鸡蛋。网络语言应该分成两个来看。 “十无关紧要”,“昏睡”,“躁动”等词语使人无意识,不符合现代汉语规范,暧昧而有力的集会,纯粹是为了容易被篡改的言语和言辞,和土豪,高大,可笑等知名网络条款,还是新瓶装旧酒(赋予旧词新意);或者添加一个新的含义项目,人们一目了然,符合互联网时代的特点,对于被百姓所爱的人,不应该被扔进垃圾桶。要包容,保持语言的活力。鲁迅说,语言的发展应该是一切的,而不是一个人的。也就是说,我们必须正视群众促进语言发展的重要地位。互联网术语是这个时代的人们创造和爱的新范式。如果用行政的手段来强行杀死一个新词,更不用说是否符合语言发展的规律,那么公众是不会付出代价的。对于广义的语言系统来说,互联网并不是一个新词的祸害,慢慢说不,已经被历史证实了。当我们现在纠结在互联网上的语言不应该在广播电视上,不妨把注意力转向二十世纪初的中国。当时,文言文与白话文在社会上的争论,与今天的网络语言与传统术语之间的争论是相似的,时间过得真快,回头看这个辩论,老文人的感受,这个国家的语言的旧时代?如何迂回?随着历史和人们的选择,古典汉语逐渐让位于白话汉语。白话的实践也使得更多的人进入文化宫,促进了语言文学的发展。可以看出,语言来源于人,语言的发展也促进了人的发展。网络新词也是如此,我相信人们有眼尖,能识别网络语言,当然口碑好,很自然就没有市场。行政管理不需要太长时间。互联网的语言慢,没有,这已经被公众的声誉所证实。 2012年春节在众多的语言节目中,凤公可谓是最大的潮流之一,混合酱油,兄弟只不过是一个传奇和其他网络语言,赢得了人们的喜爱。 “日报”十八期专刊,让人感到惊讶和兴奋。可以看出,深入人心的语言网络基础,有关部门可以视而不见?互联网术语很慢,这已被其他语言开发流程所证实。语言的发展不可避免地会有时代的痕迹,见证人类发展的脚步。或是不同语言的渗透,如来自中国台风的英国台风;中文好久不见,已经成为英文长久不见的源头,或是人们在新的流行词汇上的成长。每年,美国也会从互联网上产生很多新词。当这个词在一定程度上突然出现并被一定数量的人所接受时,它就被加到词典中并作为新词处理。最近,一个土豪的阿姨,有望进入牛津词典也让人激动。那么,英文呢,中国人为什么要动摇呢?因此,不要用剑杀掉网络词汇,而是要面对当前的语言环境,吸收民间的智慧,拿其精华,走向渣滓,才能在新鲜的补充下生长发展血液。 (陈小燕)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九卅娱乐app|手机版--通信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