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接入互联网二十年:网民超6亿

  中国有20多年的互联网接入,超过6亿网民

  对于一个刚出生的婴儿来说,20年就意味着他可以正式夺冠。对于新业务来说,20年意味着成熟;对于一个不太具有历史意义的互联网来说,20年却意味着压倒性的。 1994年4月20日,区域教育与科研示范网(NCFC)项目通过美国Sprint公司连接互联网64K国际开通,实现与互联网的全功能连接。到目前为止,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第77个正式拥有全功能互联网的国家。今年,中国已经上网20年了。如今的中国,无论是边远山区的人还是一线城市的精英,社会群体都或多或少地受到了互联网进入中国的浪潮的影响。互联网的转型很多个人,家庭和机构都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它是完整而深远的,至少从现象的角度来看,互联网作为一种工具已经成为水电6亿网络生活已经成为基础设施,这也使得断线几乎意味着惩罚和监禁,而且这种趋势还在蔓延,网络将吞并所有人口,这是不可预料的事情。互联网作为一种工具,但是如果把互联网视为一种工具,它肯定会被互联网渗透和进化的洪流冲走,技术,自然和人类,三者之间关系的变化将带来世界秩序的重建凯文·凯利(Kevin Kelly)尝试过:机器是生物化学的,生物是被设计的,与传统的反对技术的人类生活方式不同,Käschera呼吁人与技术的融合,并预测技术与生活的重叠将会持续增长:一个不受控制的世界即将到来,一种新的文明正在出现。柯氏20年前的预言正在逐渐成为现实,过去对互联网不屑一顾的人受到了惩罚,而被动参与互联网的人依然把互联网视为个人和组织的工具,不管未来有多强大,迟滞是要付出代价的,互联网接入首先意味着信息垄断时代的离开,其次是宣告解散垄断的机会,资格和合法性,电子商务的崛起成功地挑战了原有的商业模式,财富管理等互联网金融产品的出现也对传统金融垄断说不出来,虽然我们不能否认在这个时候有大量的失败牺牲互联网所带来的每一个挑战的开始,更便宜的成本和浪潮的实验者,最终将把胜利的大旗塞进莫的顶峰垄断要塞。在互联网时代,线性的思维方式只能为同行鄙视的眼光,扁平化,分散化和网络化的观念创造新的机遇。不要按现有的卡片规则,跨界混搭,多彩甚至无意义的想法,各行各业成为出人意料的法宝。当然,互联网已经远离我们的经济和生活。在政治和社会方面也发生了深远的变化。传播学者曾志创造了新媒体赋权的概念,意味着互联网给了公众更多的表达。由于互联网的分散性,公民的声音不再需要依赖大型的传媒机构,由于互联网的无限开放,其传播范围远远超过报刊广播;互联网互联网时代的官员越来越觉得互联网是可怕的,二十年前,互联网只是中国的一个新生儿,但20年后的今天,互联网已经成为中国社会最重要的一个观念,甚至一种秩序,但必须指出的是,互联网并非天生冷酷,缺乏时间意识是互联网的一个重要特征,其互联网使用的一代,也许是因为互联网的时间不足,特别强调空间的扩大。正如今天基于8090的互联网一代始终走在过去十年的前列。互联网很少能够追溯到这个年代。全球和个人的事物总是吸引这个群体。春天,夏天,冬天,秋天和冬天在互联网上,没有互联网的夜晚黑暗。线性时间意识必须让位于网状空间意识。互联网世界中的时间是不可感知的。全球网络层面的互动深度影响到网络上或网络外的每个人或组织。互联网对传统媒体内容的编辑,发行和运营各方面的巨大影响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是现实不允许我们拒绝互联网。相反,过去二十年的互联网发展已经警告我们,变化早已开始,变化才刚刚开始。只有接纳互联网,只有适应互联网,只有接受互联网对世界的变化,才能获得新的生机。在这方面,不仅是报纸,也是所有个人和组织。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九卅娱乐app|手机版--创新创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