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安全立法:全球化背景下需立足中国国情

  网络安全立法:立足于全球化背景下的中国国情

  棱镜事件是经济全球化条件下经济,政治,文化乃至军事和外交领域各国经济冲突中的一件重大事件。其实质是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在经济,科技,军事等优越条件下,借用反恐名义,利用网络技术的巧妙力量,窃取核心机密和重要信息其他国家企图巩固自己的硬实力,增强软实力,保持国际主导地位,成为超常态和非军事化的手段。不仅伤害发展中国家,甚至一些发达国家也没有幸免。这一事件表明,网络安全已成为国家安全面临的重大威胁和挑战,也是国家安全的重大弱点。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了完善治安管理体制的战略部署,强调坚持积极利用,科学发展,依法治理,确保安全的原则,加大网络管理力度。依法加快完善互联网管理领导体系,确保全国网络和信息安全。在此背景下,探索网络安全的立法模式凸显了其重大的现实意义。网络安全立法面临新的挑战,新的危机和新的挑战随着信息技术的飞速发展和互联网等新媒体的新应用,大数据时代的到来带来了网络安全与传统安全问题的不同世界各国关心的重要话题。经济全球化带来了全球生产力增长,财富增长,贸易便利化,人类生活转型和文明进步。但负面影响也是显而易见的:全球经济厌恶情绪触发全球范围内的次贷危机对世界经济造成严重破坏,全球经济盈余效应;知识霸权效应与制度霸权效应。在网络安全方面,其新问题,新危机和新挑战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网络侵权的泛滥。由于网络行为简单易行,进入门槛低,运营成本低,以及大部分侵权监管漏洞,网络侵权工具的种类繁多,造成的不良后果日益严重。二是网络不正当竞争加剧。由于网络服务标准体系,监管体系,中介监控体系不健全,再加上网络商业,网络经销商,运营商,服务商财富的巨额利润,逃避监管,采取各种不正当竞争手段,触发互联网市场混乱。第三,网络非法行为对国家安全构成严重威胁。发达国家大肆使用网络技术来监测其他国家的经济,政治,文化和军事事务,获取其他国家的秘密,甚至直接依靠以网络技术为核心的军事力量,推翻异见者的政治权力国家和其他国家的安全和发展具有灾难性的后果。四是弱电核心网络安全技术已成为网络安全屏障的薄弱环节。五是网络安全立法严重滞后。网络生产,交易,监督,服务和使用系统是脆弱的。网络安全立法方面的国际经验是首先借鉴发达国家在实践中在技术开发和应用上的比较优势,引入国家信息安全战略和相关法律。美国和英国率先制定了国家应急处置机制。为加强基础数据库的建设,美国建立了国家安全数据中心,日本建立了防务系统安全中心。同时,为了规范有害信息,英国,美国和韩国主张行业自律协调,限制网上非法信息的泛滥,促进信息保护的应用。发达国家的网络安全管理规范实现了从政策引导向法律规制,政策调整,技术调控,管理控制,人才支持,综合政策实施等多方面的转变,形成了规范化,系统化,系统化,现代化为建立和完善发展中国家的立法模式提供了经验。中国的网络安全立法应借鉴国际立法经验,在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相衔接,连贯,互惠的基础上,优化网络安全法律体系的结构,加快实现规范化,制度化,系统化,法制化,建立健全有中国特色的网络安全法律体系,为此,要加强对重点基础网络脆弱性监管的监管,提高政府和社会协调网络的能力。威胁;鼓励民营企业,社会团体和基层社区参与网络安全实践;隐私和公民自由,维护国家利益,维护国家安全更加突出。注重顶层系统的设计,制定国家网络安全长期战略规划,建立健全国家网络安全体系。加快国家网络安全五大体系建设。中国网络安全立法的目标,结构和模式选择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网络安全立法需要立足于中国国情,借鉴国际经验,逐步推进。一,拓宽网络安全视角立法综合运用法律,管理科学,信息资源等多学科知识资源和研究视角,强化网络安全立法功能,价值取向,学习基础模式,建立全国网络安全法制基础理论;有必要对国际立法经验进行系统梳理,把握其本质,对其糟粕,同时也对国内网络安全立法的历史轨迹,缺陷的现实,发展方向提出理论和立法框架体系二,建立网络安全管理模式。网络安全标准管理作为最重要的研究课题,注重网络管理模式的澄清,比较和借鉴,以政府主导,政府自律和行业主导的不同模式的比较优势为指导,探索国家治理,政府治理,社会管理,网络安全管理模式的融合与融合。三是明确网络安全立法的重点。坚持国家安全优先,政府领导与行业自律相结合,保护互联网自由,维护利益平衡,保护个人信息,维护互联网公共秩序,坚持平等机会的基本原则平等,平等,制度平等作为被保护的权利的保护,从而实现实体社会权利保护与虚拟社会权利保护之间的协调,妥善保护个人信息的权益有效保护国家利益,系统梳理有关法律法规,研究制定个人信息保护法为核心的个人信息保护法律制度;四是选择网络安全立法路径,从各方面入手,即:从加强保护入手打下坚实的基础;渐进渐进的改善;加强政府信息安全立法,逐步扩大规模;在中央立法的同时推动地方立法。同时要加强立法规划和设计;突出信息安全立法的关键要素;努力建设信息安全智囊团;促进重要信息和数据的共享。五是加强网络安全国际合作。网络安全和法治保护是一个全球性的新问题。当前,国际合作迫切需要建立国际网络安全的中国话语体系,将中国要素注入国际网络安全立法,共同推动网络安全的国际化,系统化,制度化和法制化。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治发展与司法改革研究中心湖北法治战略发展研究所作者:徐汉明杨新元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九卅娱乐app|手机版--创新创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