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坦承今年上市无望 仍盼赴香港上市

  马承认没有上市希望,今年仍然期待在香港上市

  阿里巴巴上市地点的选择尚待解决。虽然阿里巴巴集团董事长马云昨日首次承认今年首次上市没有希望,但阿里巴巴集团CEO吕思熙也决定不选择香港上市,但香港甚至表示无意改变上市规则,但是这个僵局仍然有可能被打破。过去两天,马云和卢朝西分别与杭州和香港的海外媒体进行沟通,希望他们仍然愿意在香港上市。马英九第一次站出来表示,过去他从与香港缺乏沟通中汲取了教训。他还对伙伴关系体系的讨论表示欢迎。 10月24日晚,香港联合交易所首席执行官李晓佳发表了一篇题为“道路后所有制结构方式的八个问题”的文章,提到在一个好的制度设计下,不可调和地对创新型企业的创始人进行一定程度的控制,维护公众股东的利益,引用维持现状和双层所有权的可能性。从李小刚两次发表的文章来看,他个人的偏好是香港的政策应该向创新型科技公司倾斜。李晓加和马云一起唱歌,增加了阿里巴巴在香港上市的可能性。但谈判不是一蹴而就的。马明确表示,这次IPO推迟了,表明双方留出更多的时间进行谈判。分析人士认为,如果阿里巴巴仍然选择在香港上市,时间可能会在2014年下半年。如果双方重启谈判,阿里合作伙伴体系的细节将不可避免地被调整。即使香港进行政策调整,也不可能把目标锁定在阿里巴巴。相反,它将适用于某种符合条件的创新型科技企业。马云的态度降低了过去的强势态度,马云25日在杭州和香港媒体交流中首次低调。马云表示,阿里巴巴和香港过去沟通不好,非常抱歉。过去他们觉得自己太自以为是,认为上市不是太复杂。他们不需要亲自谈判,更了解香港。他说,他将从中吸取教训,从现在起建立良好的沟通基础。在此之前,阿里巴巴的立场颇为自豪,研究和消化曾经一度主张创新的新兴企业治理结构的香港市场也很耗时,我们决定不在香港上市一些不愿透露姓名的分析师认为,阿里巴巴降低形象的举动表明,过去与香港沟通存在挫折。阿里巴巴过去是无敌的,其中包括支付宝事件,这个高高在上的意义。这次与香港的沟通不畅,在一定程度上是中国企业的经营理念和西方市场的规范相冲突的结果。以前,有律师认为,阿里巴巴误判了现行的香港监管制度。马云的讲话也表明,阿里巴巴仍然希望在香港上市,马云表示,过去与香港缺乏沟通,意味着未来会加强沟通,马英九还打了情感卡片,说他非常喜欢香港希望他的晚年在香港消费,并透露他们已经在香港买房子,为香港做贡献,不想被香港街头人群批评等等。 ,可以肯定的是,它仍然希望在香港上市,李小刚建议双方的谈判空间比他的博客“八问八纲”更为合理,而不是马云充满情绪表达。他认为,在一个好的制度设计中,对创新型公司创始人进行一定的控制与保护公众股东利益之间的矛盾并不是不可调和的。系统设计的关键在于创始人的控制权必须与市场和纠错机制相匹配。他认为维持现状和双重的两个极端之间有很多不同的可能性。最具代表性的分水岭是是否让大多数创始人有权提名董事。分水岭的一面是允许创始人或团队提名少数董事会(例如,七个席位中的三个,九个席位中的四个等),并对高级管理人员的任命产生影响。这个协议的关键是如何确立创始股东对高级管理人员(特别是首席执行官)的任命的影响,这就要求监管机构设计精致的制度安排,不仅要保证创始人和团队的掌舵稳定对公司股权的基本原则也没有实质性的影响。分水岭的另一面是创始人或团队提名董事会的大多数,但股东大会可以否决创始人的提名;此外,所有的股份享有相同的权利。支持者认为,这种机制允许创始人通过提名大多数董事来对公司进行一定程度的控制,但反对者认为这将使创始人能够以一小部分成本有效地控制董事会和整个公司。达成双方的关键在于提名制度的纠错能力和有效性,如果创始人的提名由股东多次提名,可能仍然有实际的股权分享;如果提名权在股东大会上永久消失1-2次,那么创始人就会严肃郑重地提名提名人给予股东支持。与此同时,其他股东与创始人发生根本利益冲突的时候,其他股东可以通过一两个否决权撤回这一特权。这样的安排可以大大减少可能滥用系统的争议。上市推迟合作伙伴制度或进行调整阿里巴巴合作伙伴体系的关键在于阿里巴巴合作伙伴可以提名大部分董事会董事,这与李晓佳调和的两种可能性不同(允许创始人或团队提名的董事会少数或多数)有一定的衔接,但不符合限制。据媒体报道,阿里巴巴合作伙伴在香港上市,阿里巴巴合作伙伴可以提名大部分董事会。但是,合伙人提名的董事仍然需要股东大会的批准,如果没有提名被提名人,合伙人可以提名另一位候选人,这与李小谷上述提名权的限制是背道而驰的。李先生认为,创始人应该在股东大会上通过一至两个反对票之后,提出永久失踪等提名权限制。阿里巴巴目前的合作伙伴体系更像绝对的权利,如果股东大会拒绝提名,合作伙伴有权继续提名,通过提名显然是不合理的,权利必须是有限的,合作伙伴的细节互联网评论员洪波认为,有些调整可能不愿意阿里巴巴,如果股东会否决一两次,提名权将永远消失,阿里巴巴可能会担心受到外部势力的影响,一些有魅力的大股东与小股东一起拒绝合作伙伴提名,合作伙伴制度的另一个关键点是透明度,双重股权结构相对透明,例如10:1的投票权,我们都认识到这一点,但阿里巴巴合作伙伴关系实际上是不透明,不知道这些合作伙伴是如何做出决定的。一位律师说,在这方面,李小甘提到适当的披露。一些股东,董事或管理层可能会组织自己的合伙公司或其他团体来维护一个特定价值和管理理念的共同追求,但这不是上市公司监管者关心的问题。当这种形式的组织对上市公司的运作产生影响时,监管机构可能需要适当披露。但是,李晓佳的帖子仅代表个人意见,不代表香港联交所董事会的意见,也不代表上市委员会的意见。至于情况的未来发展,是否阿里巴巴IPO是否进行公众咨询,如何咨询,何时咨询,视上市委员会和香港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的决定。对于阿里巴巴来说,香港交易所并不是一个例外。如果香港市场同意赋予某些创新型公司的创始股东某些特殊权利,这些权利将适用于数量有限的情况,例如,公司必须是代表新经济的创新型公司,而不是其他企业;它也需要什么是新经济,对创新公司更为准确的定义。谈判可能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进展不会很快。如果阿里巴巴仍然想在香港上市,并开始与香港谈判,那么明年上半年就不会上市。洪波认为。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九卅娱乐app|手机版--创新创业